探索新雲林,發現心力量


兩年前出版<淬鍊‧發現雲林人>一書,在各界的贊助下,大量印贈給雲林縣的國、高中生,期待他們能效法這些同鄉前輩,另一個希望是這些事業有成、蔚為榜樣的雲林縣同鄉能夠適時關懷、回饋故里。


出乎意料的是書籍問世後造成了相當的轟動,激起熱烈迴響。共發行了五萬本,閱讀人數超過二十萬人。於是,從2011年春天,出版單位就開始為<淬鍊>第二集進行準備。人物的篩選從一開始50人,針對背景調查後縮減為12人,蘇院長很榮幸成為其中的一員。


蘇院長除了擔任雲林縣台北市同鄉會副理事長緊急救難及醫療委員會,連續多年每年號召醫界鄉親返回故里義診,並進一步探討追究鄉親主要罹病根源,進而提出改善之道,回饋故里深獲好評。


在該書篇幅中提到蘇明圳院長的是如何堅持理念,辛苦的創業過程,才能有今天的成就與格局,藉由蘇明圳院長的人生來當作雲林後輩們經典的模範,以下內容與各位讀者分享。(內容節錄自大器‧雲林力P.172~183)


 


 



雲林力 雲林草地人 往世界飛翔的人生日記


台灣齒顎矯正的傳奇人物


蘇明圳 台灣齒顎矯正的傳奇人物



 


一九五一年出生於雲林縣褒忠鄉,台北醫學院醫技專修科畢業、台北醫學院藥學系、中山醫學大學牙醫系畢業、日本奧羽大學齒學博士。


 


現職:中華民國齒顎矯正學會顧問、台北雲林同鄉會副理事長


人生座右銘:堅持夢想,一步一腳印做好準備,成功指日可待。


 


給雲林孩子的一句話:多交朋友,累積人脈,充實自己,做好萬全準備,一旦機會來臨,成功也指日可待。


 


出身雲林縣褒忠鄉的蘇明圳,是台灣齒顎矯正醫療領域的傳奇人物,雖然自幼家境困苦,求學過程曲折起伏,但他堅持夢想、努力不懈,從一人醫師、兩張診療椅的小診所開始,一路衝刺,壯大規模,到目前員工人數超過四十人,收集無數矯正完成與未經治療過的完整追蹤資料,他的診所,同時也是台灣齒顎矯正病例的寶貴資料館。


 


窮忙童年,鬥志漸失


 


蘇明圳的父親原本在褒忠糖廠工作,結婚前辭掉工作,做起砂糖買賣生意,生意沒想像中順利,以賠錢收場。婚後在褒忠市場經營布莊,夫妻倆擠在市場裡的小店面,連張床鋪也沒有,晚上就在店裡找處角落、騰個位置睡覺,直到蘇明圳出生,才向親友要來一塊木板當床。慘澹經營數年後,總算還清債務,夫妻倆拿積蓄買塊田地,一邊開布莊,一邊利用開店前後的清早及夜晚空檔,再到田裡工作,賣命努力地賺錢。「只能說窮怕了!」蘇明圳承認,在他兒時印象中,父母每天辛苦拼命到田裡工作,只要能賣錢的農作物,一概都種,只要有一點收入就存起來,再借錢買田地,因為有田才有安全感。


 


蘇明圳從小學四年級起,下課後都必須幫忙煮飯(註:當時農家以柴火大灶煮食,那是小學生還得拿板凳墊腳,才能順利操作的大鼎大灶,而非現代的瓦斯爐),放假時也要到田裡幫忙。即使家務事無比繁重,天資聰穎的他,功課依然表現優異,小學六年始終保持第一名,同時也是學校的田徑健將,是學校的風雲人物,曾被選為自治鄉長,畢業時更以第一高分考進虎尾初中。父母親不但以他為榮,師長也寄予厚望,小小的蘇明圳暗暗立下志願,將來要成為有名的大人物,光宗耀祖。


 


即便進入虎尾初中就讀,蘇明圳仍每天從褒忠通勤到虎尾,回家依然得幫忙煮飯,週末一樣下田幫忙農事。初中一年級的上學期,憑恃著國小優異成績,學業表現還不錯,他滿心以為,像國小階段靠著小聰明混一混,就能有好成績,對課業不那麼在乎。結果到了下學期,他的成績迅速跌至班上中段,他回憶道,當時不覺得自己不夠用功,反而埋怨回家要做太多家事,加上沒參加課後補習,沒時間念書,初中三年,他的成績表現平平,也有點自暴自棄的心情。


 


高中聯考表現不盡理想,蘇明圳只考上當時台北醫學院附設的台北醫事專科學校醫事技術科(現台北醫學大學醫技系前身,即檢驗科),一想到畢業後只能當檢驗員,蘇明圳不但對自己失望,也感受到父母親的失落感。幾經思考,硬著頭皮向爸爸要了註冊費,決定離家北上,見識台北這個繁華大都市。入學後,許多同學的家長都是有頭有臉、家境富裕的人物,相較之下,令蘇明圳心中憤憤不平,不禁暗自埋怨父母為什麼是種田人,讓他從小被迫天天下廚煮飯,以致荒廢了學業。


 


蘇明圳有時回想也覺莞爾,他說,還好鄉下人「純樸」的本質 hold住他,才沒有誤入歧途。當時他也沒把心思放在課業,而是熱衷社團活動,舉凡排球、拳擊這類可以大量發洩體力的運動社團,都可見到他的身影。至於課業,蘇明圳則是能混就混,所以專一至專三的成績都是班上倒數幾名。


 


開竅想拼就會贏


 


專三那一年,蘇明圳遇到人生第一個轉折點。


 


一天下午,他在學校附近馬路旁等紅綠燈,驚訝地看到幼時熟識,卻早斷了音訊的國小同班同學,那時正揮汗如雨、賣力地拖著一輛載滿鐵條的「離仔甲(台語發音,俗稱載貨、用腳踩的三輪貨車,也可寫成犁仔殼)」,趕著通過斑馬線。幾經打聽,這才知道那位老同學因為家境困苦,國小畢業即北上當鐵窗學徒,做起囡仔工(童工)。蘇明圳的腦海裡不斷浮現小學時的點點滴滴,以及那位同學滄桑世故的臉龐,當下驚覺自己何其幸福,至少還能讀書,卻不知惜福,成天渾渾噩噩過日子。第二個轉折點,發生在成功嶺大專集訓時,遇到當年成績不如他的國小、國中同學們,個個都考上台大、成大、政大等國立大學,反思自己如此虛度人生,真是悔不當初。短暫的軍隊集訓期間,他深刻感受到軍中階級制度所產生的懸殊待遇,正是社會階級的縮影,蘇明圳驚覺不能再混下去,他告訴自己應當圖強,否則一輩子都將難以翻身。


 


專科四年級時,他擬訂了一份縝密的讀書計畫,把過去四年完全拋在腦後的課業全都追回來,畢業時高分通過醫檢師資格考。退伍後,蘇明圳進入台北市立醫院擔任醫檢師,一邊工作、一邊進修,順利考取台北醫學院藥學系。


 


醫檢師、藥師在醫院的待遇與地位,自然差距醫師一大截,當時的醫院藥劑部主任一再鼓勵蘇明圳,加上大環境與政府修法使然,他無暇多想,立即轉換跑道,插班考進中山醫學院牙醫系。那時,他的年紀大上班上同學一截,也深知「已經沒有本錢浪費時間」,他把握時間讀書,舉凡解剖學、病理學、微生物學,成績都比醫學系學生還優異,學校不曾發生這樣的事,教授也覺得不可思議,口耳相傳之下,他成為校內風雲人物。


 


就讀醫學院時,每到寒、暑假,蘇明圳依然回家幫忙農務,父親對他念書不反對,但每逢開學前就得籌措龐大的註冊費,一學期的金額得花去三、四分地番薯的收成,是父親辛苦一整年的血汗錢,父親拿出錢來,總會不自主嘆一口氣,蘇明圳看在眼裡,每每難過許久,也激勵自己不可鬆懈,絕不能虛擲父母辛苦賺來的錢。


 


中山牙醫系畢業後,不像多數同學立刻開起牙科診所,蘇明圳因家境不允許,選擇進入台北市立醫院擔任牙醫師。過了三年,院方有意派遣醫師到台北長庚醫院進修齒顎矯正,前提是需暫停治療工作,也就是得放棄每月十二、三萬元的豐厚業績獎金,只領本薪二萬五千元。當時,蘇明圳的大兒子已出生,處於嗷嗷待哺的階段,幾經思慮,當時的矯正風氣還不流行,未來尚不可知其發展如何,多數人都認為太過冒險,但蘇明圳分析自己的優、劣勢,既然不急著自行開業,而齒顎矯正專業門檻高,難學且訓練期長,競爭勢必較少,況且路要走得長遠,就應再學習新知。一番掙扎後,他再度轉換跑道,放棄一般牙科治療工作,專攻齒顎矯正,這個抉擇,大大扭轉了蘇明圳往後的人生。


 


經過四年矯正治療的專業磨練,蘇明圳累積了蘇明圳在寬敞的候診區內,以柔美的燈光營造出舒適且溫馨的看診環境。深厚的臨床經驗,擁有更精良的專科技術。二十多年前,台灣的齒顎矯正專科不普遍,求診病人極少,蘇明圳知道:當時台灣齒顎矯正的觀念,只能靠其他牙科同業轉介病患過來,要讓牙醫師信賴自己,首先自己得無情地「斷手斷腳」,也就是堅持不做齒顎矯正以外的牙科治療,甚至連親友要求治療,都得斷然拒絕。他力排眾議,開設齒顎矯正專科診所,不僅獲得同業的肯定,更讓一般民眾建立牙科的分科治療觀念。這家診所從兩張診療椅、一人醫師開始,直到今天已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齒顎矯正專科診所,同時也是台灣第一個經評鑑合格,可以訓練齒顎矯正專科醫師的專科診所。


 


有感於牙科醫學的日新月異,即使再忙,蘇明圳仍把握每一個進修的機會,一九九二年,他取得日本奧羽大學博士班專攻生進修資格,前後花了八年時間,來回台灣、日本兩地,終於獲得齒學博士學位。除了隨時充電學習,蘇明圳深知教學相長的道理,所以診所醫療工作外,他同時兼任台北醫學大學臨床教授,也經常應邀在國內、外演講教學。


 


善心滿滿的大醫師


 


蘇明圳至今作育英才無數,診所規模日益擴大,他常思索: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雖不是醫師,卻能經營龐大傲人的長庚醫療體系;受過專業訓練且學經歷素養俱佳的醫師,卻不一定能將數十名員工的診所經營好,原因何在?一次在扶輪社聚會上,他與一位企業集團總裁聊及這個疑惑,驚覺醫生多半沒有管理觀念,為彌補這個缺點,蘇明圳特別聘請一位企管專業人員,採一對一上課、實務教學,他抽離自己的醫師身分,潛心學習企業管理的專業課程。


 


從個人英雄變成團隊領袖,蘇明圳說,每個醫生都很自負,要當一個成功的經營者,首先要去除傳統醫師的盲點—「自己行,請來的醫生都不行」的本位主義。許多醫療團隊負責人深怕找來的人功力不如自己,凡事親力親為,結果自己累得半死,其他醫師也學不到東西,當然沒有成就感。蘇明圳的診所總是樂於分享,提供成功需要天時、地利與人和兼具,其中又以「人和」最重要。同仁進修機會,協助各方面持續成長,建立和諧美好的合作關係。這家診所累積許多資深醫師的寶貴經驗,加上新進醫師年輕、靈巧的雙手,患者能獲得最好的治療,診所業務自然蒸蒸日上。


 


即便診所業務忙碌,蘇明圳也熱心參與公共事務,他擔任第八屆中華民國齒顎矯正學會理事長,長期推動齒顎矯正專科醫師的制度建立,影響深遠。他還擔任台北市雲林同鄉會副理事長暨緊急救難主任委員,更先後榮獲褒忠國小九十周年校慶第一屆傑出校友、中山醫學大學傑出校友,獲贈台北市雲林同鄉會傑出鄉親等殊榮,並負責籌畫返鄉義診,五年內順利完成了雲林縣二十個鄉鎮的義診行程,居功厥偉。


 


賞石玩木的白袍玩家


 


工作之餘,蘇明圳喜歡收藏石頭,尤其鍾情於花蓮玫瑰石,不僅在診所內擺設各式各樣、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雅石,家裡更擺放各種大型石頭。談起石頭,蘇明圳話匣子就停不了,他在花蓮服役時,因緣際會下被當地的玫瑰石深深吸引,從此開啟了石頭的研究及鑑賞之路。


 


蘇明圳說,花蓮的玫瑰石,在世界賞石界評價為色澤最美的玫瑰石,因為台灣島位於板塊活動頻繁的地帶,且山勢陡峭,地層受高壓推擠,形成美麗的上帝傑作,最受玩石家及收藏家青睞。尤其三棧溪、木瓜溪、立霧溪區域的玫瑰石,色澤和造型特殊、豔麗,每顆石頭都是獨一無二的上帝傑作,對蘇明圳這位玩石成癡的石頭迷來說,天底下沒有一模一樣的玫瑰石,色澤、型態、紋路各不相同,每賞玩一回,就有一回的樂趣,那裡頭無限的想像空間,教他百看不厭、久久難以自己。


 


美麗的石頭固然令人愛不釋手,收藏卻花費不貲,蘇太太起初對先生投入大量金錢及時間在冰冷的石頭上,相當不能認同,卻在另一半百般「引誘」後,也軟化下來,接受「招降」,成為賞石家族成員。為了柔化石頭的硬度,增加美感,蘇太太學會花藝設計,以求與石頭相輔相成,診所內的花藝作品都出自她手,這些作品不但讓病患的緊張心情得到放鬆,也妝點冰冷的診間,成為富有藝術熱度的溫暖空間。


 


除了玩石,蘇醫師還熱愛盆栽培育及庭園花木。對於生長中的枝幹,他憑著個人美感、愛好,適度施力以改變枝幹的發育方向及形狀,他說,這與齒顎矯正的過程,正巧不謀而合。蘇明圳從嗜好中觀賞生命的韌性及藝術,家中庭院一石一樹,全都出自他的巧心挑選及巧手布置設計,不但陶冶性情、也抒解了醫療工作的緊張情緒。


 


來自純樸農村,沒有顯赫家世背景,蘇明圳非常慶幸自己成長於雲林鄉間,回想當年暗自埋怨的、不公平的、不如意的受苦童年,其實盡是失敗頹廢的託詞。現在想來,若不是這些寶貴的經驗,培養出永不放棄的毅力及性格,就不可能塑造積極向上的心態。鄉下純樸的生活、廣闊無爭的環境,更培養自己開拓心胸、愛交朋友及心存感恩的特質。


 


蘇明圳謙虛的說,成功需要天時、地利與人和兼具,其中又以人和最重要,他的生命旅程中,多虧許多貴人適時伸手相助提拔,即便一句勸告、一個看似平常的舉措,都可能是改變人生的重大轉折點。貴人們在他幾度面臨人生抉擇時,提供千金難買的寶貴意見,蘇明圳以自己的經歷與雲林的年輕人分享:平時多交朋友,累積人脈,人和、地利都有,若天時未到,強求也求不得。從人生大大小小的挫折中,體悟凡事自有天時,時間到,該你的就是你的;天時未至之前,一定要先充實自己,做好萬全準備,一旦機會來臨,成功也指日可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amwork Ortho 的頭像
Teamwork Ortho

明圳團隊齒顎矯正專科診所

Teamwork Ort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